首页>> 三秦骄子>> 文人学者

王智:行走于乡野的“非遗挖掘者”

2014年06月04日 08:29:41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佚名 浏览数:76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来到王智的办公室的时候,站在门口有点不知道如何下脚。这是我见过最乱的办公室,地上堆着报纸,沙发上堆满了各类书籍,整个房间显得杂乱无章。但这又是我见过的最有“古味”的办公室,屋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宝贝”,墙上挂的、地上放的,都是我之前没有见过的。他帮我擦了椅子,自己也坐在了我对面。


\ 

  十余年来,王智几乎走遍了关中地区的角角落落,作为一个基层的工作者,可以说,他不仅对关中地区的民间传统文化如数家珍,而且对这些传统文化的生存现状也是了如指掌。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传统的社会生活方式彻底改变了,一起改变的还有人们对土地的情感以及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农耕社会的很多思维随之瓦解。而这也是许许多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失传窘境的最大原因。有很多人会问王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为什么难”,王智会反问他们“你先问问你自己,你为什么不传承”,得到的回答是因为他们有更好的选择。“培养一个传承人比培养一个研究生更难,研究生培养有一个规范化的体制,但是传承人没有,没有一个社会环境。”王智觉得这种现象不能归咎于某一个个体,而是应该对整个社会环境有一个认识。他认为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所发生的变化不光是我们所能看到的表面变化,而更多的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们的传统思想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没有了对土地浓浓的依赖感和敬畏感,传统的手工劳作意识越来越淡薄,转而向往西方化更现代的生活方式,从骨子里不愿意再选择以传统文化为生了。 

  而基于这种原因,很多相对地理位置比较偏远的地方,反而能保存原生态的东西。比如宝鸡陇县社火,陇县位置很偏僻,那代人对社火以及密不可分的戏曲的热情度很高,老百姓骨子里的传统还在,因此所保存的文化遗产形态更为丰富、活态,原汁原味。而和它距离很近的西安却有所不同。由于西安市是中心城市,发展的进程很快,经过一两代人的洗礼,“很多人的脑子都是现代化的脑子了。” 

  现在社会上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恰恰是商人对这些“遗产”很感兴趣,而更应该感兴趣的人们反倒不如他们的热情高。这部分商人理直气壮地说要进行“商品化保护”,将有条件商品化生产加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流水线生产,形成产品,各地销售。王智很反对听到“商业化”、“产业化”这样的词,“我们可以产业化,但是任何东西一定要有一个度,不能泛滥。”他认为民间文化一旦从人类表达自己生活情感的方式变成商品,也就失去了其原有的朴素性。比如说凤翔泥塑,属于地域文化,本来它属于一种“耍活儿”,可以用模具制作,它的特性决定了它可以产业化,但在产业化的过程中,却越来越粗制滥造,反而失去了原有的文化底蕴。王智常常在思考:凤翔泥塑之所以能走向国际,到底是因为外国人喜欢它的色彩,还是喜欢它背后所赋予的文化底蕴,亦或者是它的造型呢?他一直认为,既然要保护文化遗产,就要保护一种极具文化积淀、文化魅力的东西,“我不想被商人绑架。”王智这样说道。 

  大量的基层经验告诉王智,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最终会走向消亡。王智有一个“鱼干理论”——鱼是古老的文化艺术,而河流是大的生态环境。过去生态很好,鱼儿活的很好,现在生态变化了,鱼的生存面临威胁,各地就把鱼捞起来,单放在鱼塘和鱼缸里,供人观赏,他把这条鱼比作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现在每次出省、出国去演出的总是那几个人,总是那几个项目,大多数传承人与外界无缘,这就是我所说的被保护起来的、有点象作秀的‘鱼儿’。”在采访中王智反复在表达一个意思,“要想让鱼群活下去,可能要改变整个河流的生态,否则最终鱼还是变成鱼干被挂在墙上。”他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仅属于传承人,更属于全体民众,保护权威人士是必然,但是绝不能忽略整个社会群体。 

  很多人都在讨论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传承的同时需不需要创新,但王智认为讨论这样的问题没有太大的意义。他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需要创新,但是我们保护的是传统,只有传统的才能带来更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每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对老百姓来说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它注定要消失,即使无法留住其外在形式,也一定要留住它的精神。“作为民族文化基因,作为民族DNA,我们一定要要它的精神时代相传。” 

  王智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在有生之年跑遍西安周边五千多个具有历史文化底蕴的村落,挖掘更多的民间文化传承人,并且给传承人写一部辉煌的口述历史,让散落在民间的非遗文化得以更好地保留和延续。“我现在一直在做这个事,明天我还要继续写。过去有些人总是不理解我做的事,有人觉得我在拾破烂,觉得我脑子有问题。” 

  当我把王智形容为“研究者”的时候,他说自己更多的是一个“挖掘者”和“搜索者“,行走于乡间、田野,他认为只有走进老百姓的生活中,才能抓住中国历史文化和中国农耕文化的脉搏,“民间还有大量优秀的古老艺术之所以没能成功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项目,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挖掘不够,以及全民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识不足。”王智说自己做的是与时间、与生命赛跑的工作,随着更多年事已高艺人的离去,一生的技艺和智慧还没来得及传授给继承者,这种记录和挖掘就显得更加必要。 

  也就是王智接受我们采访的这一天,一位来自广东的老人专门乘飞机到陕西,专程拜访了王智,只为了在三夏大忙中一起去调查一个古老的农具“钐子”在陕西的使用情况。老人已年过花甲,背着相机,提着大包行李,显得整个人很瘦小。或许正是因为有着他们这样执着的“挖掘者”、“记录者”,始终坚定的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道路上,我们的文化遗产才有了更多传承的可能。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陈爱美:三秦第一主持人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